a7a76ff7cf304636b9c26667ba2e2084/images/8ec274def71f4030968543d4d3586204.jpg 要闻

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首个创作基地落户云南瑞丽

来源:发布时间:2017-10-09

10月2日,中国国家画院与中共瑞丽市人民政府联合建立的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瑞丽创作基地在瑞丽举行了揭牌仪式。





























瑞丽市政协主席散孟致辞


























中国国家画院党委委员、艺术信息中心主任、《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辑王平致辞


































云南云山云水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卜虎城致辞


瑞丽市委书记马云峰,瑞丽市政协主席散孟,瑞丽市委副市长赵瑞仁,中国国家画院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乔宜男,党委委员、艺术信息中心主任、《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辑王平,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研究员李晓军,《中国美术报》艺术总监旺忘望,南云山云水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卜虎城以及李建军、卜登科、杨德明、普瑞芳、林素玮等嘉宾出席了揭牌仪式。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向瑞丽创作基地赠送了《中国国家画院“丝绸之路”采风写生作品集》《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年周年作品集》


《中国美术报》艺术总监旺忘望向瑞丽创作基地赠送了《中国美术报》2016年合订本


中国国家画院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乔宜男代表中国国家画院接受瑞丽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图书收藏证书


马云峰、散孟、赵瑞仁、乔宜男、王平、卜虎城为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瑞丽创作基地揭牌。高天民、旺忘望分别向瑞丽创作基地赠送了《中国国家画院“丝绸之路”采风写生作品集》《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年周年作品集》和《中国美术报》2016年合订本等书籍、画册。合影留念后,乔宜男、李晓军、王平、旺忘望、卜登科等艺术家为基地的成立合作墨宝,作品赠予了中共瑞丽市委、市政府留存。


马云峰、散孟、赵瑞仁、乔宜男、王平、卜虎城为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瑞丽创作基地揭牌

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是中国国家画院以带动创作研究的重点工程,因其契合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自实施以来即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它的文化和社会内涵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美术创作项目。

乔宜男、李晓军、王平等艺术家为基地合作作品


艺术家向瑞丽创作基地赠送作品,瑞丽市政协主席散孟代表瑞丽市政府接受捐赠


王平在致词中介绍,随着对外交流的不断展开,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的影响力,已从画院系统辐射到全国美术界,成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在文化推动上的一项重要成果。项目实施以来,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更得到了印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法国、德国等“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和地区优秀艺术家的积极响应。

散孟在致词中表示,中国国家画院瑞丽创作基地的成立,标志着瑞丽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取得新成效。其将主要为瑞丽发挥三大功能:一是,以艺术的方式促进“一带一路”倡导的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内涵的‘五通’中的‘民心相通’,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二是为中缅艺术交流提供平台,为增进中缅胞波情谊拓宽渠道。瑞丽江把中缅两国隔开,友谊为桥,书画作舟,中缅胞波友好将翻开崭新的一页。三是提升瑞丽民族文化品位与内涵。

瑞丽市是傣文化的发祥地,是“滇越乘象国”“勐卯古国”和“麓川王国”三国古都所在地,是古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三面与缅甸接壤,其中少数民族人口约占42.9%。瑞丽区位优势突出,是史迪威公路(中印公路)进入中国的第一站,是中缅通讯光缆、油气管道、铁路通道和高速公路通道的出入境枢纽,是中国通往南亚、东南亚最便捷的陆路通道。

中缅两国边民跨境而居,形成了一江两国、一寨两国,两国边民同赶一条街,同饮一井水的独特地理景观,共同创造了璀璨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和边关文化。

嘉宾留念


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在祖国的西南边陲,南丝绸之路的要道瑞丽建立创作基地,是一项有益的创新、探索之举。王平认为,这无疑是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在创作和文化交流之外,另一形式的成果延伸,不仅对“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意义不凡,对当下与今后其他美术创作工程都有其借鉴意义。

就美术创作而言,通过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表征一种民族文化的选择和自觉是其题中之义。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也曾说道,这样一项带有国际交流性的美术工程,它的创作,理应规避掉仅以作品图解或者图说人情风物的问题。“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带动了全国“丝绸之路”主题创作的活跃,引发了“丝路写生热”。这个过程中,中国国家画院也不断反思、调整,努力杜绝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式的采风写生,并陆续在各种平台倡导真正的“双扎根”,而不是“一日游”。那么,就一个美术创作工程来说,建构其独立的创作基地,的确会对艺术家踏实扎根采风写生之地,切实了解风土民情提供便利性和可能性。

作为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的参与者,同时身为花鸟画家的乔宜男、李晓军一致认为,瑞丽创作基地的建立,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又一支点。在李晓军看来,瑞丽创作基地的建立,一方面为画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野,使画家在创作过程中能产生出更多的灵感和创作激情。另一方面,瑞丽创作基地也将成为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海外推广工程的窗口。

乔宜男同样提到,瑞丽创作基地的建立,将为艺术家借助“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实现国家、集体、个人三者结合的艺术理想和艺术构思提供支点。它让花鸟画这个中国画特有的画种,在由传统向当代过渡的过程中搭上了“一带一路”的快车,能够使艺术家在这个平台中寻找到花鸟画这一古老画种的突破口,更好地实现花鸟画的现代化转型。

不可否认,地域文化的个性包容和人类文化的互融,需要在一个汇聚不同文化坐标的观景台上去呈现。在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美术工程中,地域文化或着说民族文化个性存在的价值、空间和模式,更需要不断拓宽其地缘文化的审美边界。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探索实践首个创作基地落户云南瑞丽,有其独特意义。



编辑:崔月  摄影:杨腾荣